您现在的位置:彩票网 > 社会 > 文章页

【津云关注】那场雨,是否还会让你泪眼蒙?

2021-08-22 11:14

河南遭遇极端强降雨

立秋,闷热。

连续搬了50箱矿泉水,抬了十几个轮椅,张兵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口喘着粗气。

他不敢摘下口罩,因为郑州市区正在组织大规模核酸检测。

从抗洪到抗疫,20天来张兵和他的猛犸卫士救援队一直鏖战在一线。

张兵,累了。

他刷着手机,抗洪的一幕幕再次浮现。

被电击的陈峰兄弟,晕倒在一线的“眼镜儿”,自愿放弃被救援的大娘……

看着看着,张兵眼前变得模糊了。

夜间休息的猛犸卫士队员

自救从郑州市区开始

7月20日,河南暴雨,张兵的自救从郑州市区开始了。

张兵是一名退伍军人,他和几十名退伍老兵一起创建了河南猛犸卫士救援队。

在卫辉救援的猛犸卫士救援队员

熟悉的马路一片汪洋,皮卡车低速嘶吼着往前移动,张兵看不清路况,只能凭感觉和运气前行。

路上随处能看到趴窝的私家车和路边等待救援的市民,张兵在积水中“扫街”,遇到招手的市民就带上。短短两个多小时,手机里求助的消息就超过了百条。

按照求助的信息,张兵逐一联系求助者,有的电话无法接通,有的说到一半电话就断了,张兵只能按照求助者发布的地址去寻找。

暴雨中,皮卡车孤独前行,他觉得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太微弱,于是到处联系猛犸卫士的其他成员,让他们就近救援。

张兵途经一所幼儿园时,发现十几名幼儿和多名老师被困,幼儿园门口的一辆轿车一半泡在水里,张兵踩足油门冲过积水带,接上孩子和老师将他们逐一送回家。

车厢里挤下十几个孩子,老师们都在皮卡车车斗上淋雨。

救援持续到深夜,积水依旧在上涨,新乡、卫辉等地的求助信息陆续传来,张兵意识到灾情越来越严重了。

自救在继续,但每一步走得艰难。庆幸的是,外地的救援队赶往河南的消息陆续传来。

夜幕降临,郑州市区路面上的人越来越少。在张兵的组织下,猛犸卫士救援队十几名队员连夜筹集货车、救生艇、救生衣、矿泉水、方便面等紧急救援物资,他们要赶往灾情最严重的地方。

猛犸卫士救援队员抬着救生艇进入城区救援

张兵在朋友圈发布了物资和救援设备的求助信,很快全国各地的退伍老兵回信,有人捐款,有人捐物,甚至还有人带着物资和设备赶往河南与张兵会合,这其中就包括江苏徐州籍老兵陈峰。

7月21日,陈峰带着4万多元的救援物资赶往河南,他和张兵在新乡卫辉会合,猛犸卫士救援队规模一度扩大到30多人。

转运群众时遭电击

7月26日,陈峰和队友携带一艘无动力救生艇转移群众,而危险也正在向他靠近。

陈峰

当时张兵刚刚转移完几名群众,微信群里突然传来队友的呼叫:“陈峰踩电了……”回忆起这一幕,张兵的眼泪不禁流了下来,他几次张嘴,却又说不出话来,最后在记者和众人面前抱头大哭。

记者见到陈峰时,他正在卫辉市区一处临时救助点帮助救援人员发放物资,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护士李治彤看到陈峰后,朝着他大喊着埋怨起来。“他的腿部肌肉已经出现溶解的症状,他硬是扛了下来,昨天又下水了,现在必须好好休息。”李治彤说。

在卫辉救援的几天里,陈峰是李治彤见过最能扛的硬汉。

那场惊险在陈峰看来却显得很平常。陈峰告诉记者,当天傍晚,他和另外一名队友驾驶一艘无动力救生艇转移群众,途经望京楼附近时水流湍急,两人的力气不足以让救生艇前行。

几名队员拉着无动力救援艇

陈峰跳下艇,趟着齐胸口的水拉着艇,同伴在艇上掌握方向的同时用力往前划,两人的合力让艇前行。

当时路灯在“眨眼”,陈峰没有在意,走着走着突然眼前一黑失去知觉,陈峰感觉嘴里灌了几口水,突然就惊醒了。

他不知道的是,这一幕吓坏了艇上的所有人,同伴说陈峰大约有两、三秒钟没有任何反应,身体漂浮在水面上头部下扎在水里,本以为陈峰没救了,可没想到几秒钟后陈峰突然醒了。

陈峰咬着牙将救生艇拉过急流,在众人的帮助下,他爬回艇,腿部钻心的疼,“都别沾水,水里有电。”陈峰告诫众人。

得知陈峰触电的张兵立即赶到“码头”接应,李治彤向卫辉一家医院“借”来了急救药品,肌肉溶解需要立即治疗,否则可能落下残疾。

陈峰却显得比较淡定,急救过后,他还拖着一条伤腿转移物资,从医多年来,李治彤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硬汉。

在救助点坐着脸红

给陈峰处理伤势时,李治彤好奇的问起了陈峰的经历,原来陈峰曾是一名特种兵,接受过专业训练,身体素质强于常人。

陈峰曾参加过国际维和任务,在执行一次任务时,为了掩护队友导致腿部受伤,至今缺少一根腿骨,代替腿骨的是一根“骨水泥”,他还曾荣立过一等功。

李治彤给陈峰上药

不管陈峰身体素质有多好,如今他却是一名伤者,李治彤要为伤者的身体负责。没想到7月27日,陈峰再次下水救援,还帮助电力抢修人员寻找此前的漏电点位。“再这样下去,你这条腿就废了。”李治彤向陈峰亮出了“红牌”。

在众人的劝说下,陈峰最终留在救助点做后勤保障,但他却闲不住,救助点力所能及的活儿他都抢着干。“这点伤没啥,兄弟们都在前面,我一个人在后面坐着脸红。”说完,陈峰拎起两件矿泉水走向一辆救援车。

河南暴雨并非陈峰参与的第一次救援。2008年汶川地震,陈峰自筹救援设备到震区;2020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陈峰携带医疗物资在武汉参与救援,一待就是7个月,他认为作为一名老兵退伍了也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。

孩儿啊,别救我了

灾难让人悲伤,救援让人感动。

卫辉市周边,大部分村民的房子是二层建筑,一层堆放杂物,二层用于居住。一开始,洪水只淹没了一层,当时村民认为,洪水不会淹没到二层,为了守着家当,很多村民自愿留在家里等待洪水退去。

然而,随着上游来水越来越大,洪水也越来越深,眼看二楼不保,必须立即转移村民。

由于村民居住分散,一次救援来回就要耗费六七个小时,救援力量一时短缺,陈峰拖着伤腿参与救援。

队友让陈峰坐在艇上当驾驶员,可坐满村民的无动力救生艇遇到逆流行进缓慢,陈峰下艇在后面推,队友在前面拉。

艇上一位年逾七旬的大娘听说陈峰的腿因电击受伤,说什么也不肯让陈峰救援,拉着房子边的一个树枝不肯离开。大娘哭着说:“孩儿啊,别救我了,把我放这吧,你要是有个好歹,我没法向你家里交代。”

猛犸卫士队员救助被困群众

这艘艇在逆流中艰难前行,大娘在哭泣,一个急浪打来,陈峰灌了几口水,脸上仿佛淌下几行泪。

那天救援任务持续到深夜,陈峰回到救助点已经是凌晨,准备休息时,一个魁梧的身影走了过来,是张兵,两人没有说话,张兵拍了拍陈峰,竖起了大拇指。

兄弟加油!河南加油!

陈峰的受伤让张兵把精力转移到队员身上,经过几天的连续奋战,所有队员的脚都破了,李治彤每天要为队员们上三次药,脱下来的袜子和鞋子很难再穿回去,上药时每一个人都咬牙甚至叫喊着。

长时间泡水的脚

队员们趁着上药补充体力,张兵拿来矿泉水、面包和方便面发给队员们,当他把一包方便面丢到一名队员手里时,这名队员却没有反应,张兵心想上药这么疼居然能睡着了。

张兵本打算叫醒他吃饭,没想到他身子一歪就倒下去了,几个队员连忙抬着他跑向最近的医疗点,连续体力透支让他中暑了,现场没有空调和电扇,七八名队员一起用纸夹子为他扇风降温。“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位兄弟叫什么,大伙儿都叫他‘眼镜儿’。”张兵说。

因为疫情防控原因,陈峰、“眼镜儿”陆续返回,张兵和郑州当地的猛犸卫士队员从抗洪一线转战到了疫情防控前沿。

每一个安全返回的老兵,都为继续在河南坚守的战友发了同一条信息:“兄弟加油!河南加油!”

如今,再次回顾那场暴雨,想起暴雨中的那些人,是否还会让你泪眼蒙?。

(津云特派河南报道组记者 王曾 摄影 戴涛)